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廖德全《万里瞻天》另辟蹊径
  • 廖德全《万里瞻天》另辟蹊径
  • 时间:2017-10-11

原标题:理性折射真性情——廖德全《万里瞻天》读后

 

  散文可纪实、可抒情,亦可说理,既可惜墨如金,亦能宏篇大论,概因其行文自由,规制多样,故而易作难工。世上写作者众,庸常者群,出彩者寡。廖德全的散文集《万里瞻天》能另辟蹊径,别开生面,创作中追求对感性世界的理性表达,融进生命印痕,嵌入独特感悟,展露赤子情怀,道出人生况味,实属难能可贵。

  散文写作要直抒胸臆,倾注真情实感,这对于学哲学出身且长期从事机关工作的作家而言,是个不易跨越的门槛,因为二者“有思维方式之不同,也有行为方式之迥异”。但廖德全很好地处置了这道难题,他巧妙地把情感的表达与理性的规约有机结合起来,既跳开了公文状规整呆板的表达方式,也避开了一般作者爆棚式的自我宣泄;既不见官场成功者春风得意的张扬,也没有失意人寄情山水的郁闷,呈现出一种颇具学理意味的生动洒脱、收放自如的文风。作品字里行间没有虚意掩饰,也无须刻意伪装,其笔墨的自然转换,源于他浸入骨髓的平民情结和书生本色。岁月的磨砺、世俗的浸染以及仕途顺逆的顾忌,都无法磨灭他的文学热情,无论劳作有多么辛苦,官场有多少烦恼,一旦坐在书桌前回归文学,他就立马可以进入另一番天地,迅速找到心灵的慰藉与情感的寄托。书生情怀,让他始终保持着文人的真情与率性,官场历练,又让他多了几分理性与沉思,促成了他与一般感情冲动型作家的明显差异。《为人之父》可以把如山的父子情深,隐藏于淡淡的岁月更迭;《“官人文化”琐议》对历代纠结不清的官人与文化现象进行了一次颇具书卷气的解读;记游体的《大美涠洲》,在酣畅淋漓、纵横古今的表述中,也会把对家乡的赞美变为尽可能的客观铺陈;即使是以奔涌的激情写就的《倚天之祭》《病中的父亲》和《又是清明》,也能把对父母的挚爱蕴含于第三者的视角和沉静的语调之中,尽管深沉含蓄的笔触可能让创作少了些激扬澎湃的煽情,却也多了一份质朴沉静的理性力量。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