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民族发明与认同政治的合流
  • 民族发明与认同政治的合流
  • 时间:2017-10-13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朱与非/文

  或许译者或出版商准确领会了作者的意图,但无论如何都误解了书名。书名中的invention是“发明”的意思,它离“虚构”怎么看都差着好几条解释的大街。诚然,“虚构的犹太民族”比“犹太民族的发明”更具视觉冲击力,然而,汉语的耳朵不自觉地给“发明”带上“虚构”的暗示,或许折射出来汉语人对于“发明”的天然鄙视。然而我们很容易澄清的是,比如,蒸汽机是瓦特发明出来的,但蒸汽机并不是瓦特虚构的。所以说,invention不对应虚构,正统书业划分下的虚构(fiction)和非虚构(non-fiction)题材,才是英语中的虚构的对应词。

  这个翻译的错误或许不应该归咎于汉语的译作加工者,而应该归咎于作者本人。因为作者施罗默·桑德已经再鲜明不过地表明了他的观点:犹太民族并不存在。他的意思是,犹太人是宗教性的,而不是民族意义上的。我们汉语人可以波澜不惊地听取他的这个观点,浑然不觉有何异样,有些人甚至还会产生些幸灾乐祸的小情绪,顺着“犹太民族是虚构的”、“西方历史是虚构的”这样的思路浮想联翩。但这样的观点在以色列,实际上是天翻地覆的。怎么说呢?作者的观点换成中国的语境,就相当于在说,汉族这个概念是纯粹虚构的,汉人的血统并不纯正,客家人可能才是最纯正的汉人,汉人的历史也追溯不到三皇五帝,等等等等。但中国人听到这样的观点,似乎也不会像犹太锡安主义者(又称:犹太复国主义者)那样愤怒。桑德抛出这样的观点,可以激怒犹太锡安主义者,但在中国抛出类似观点,却已无法激怒大部分中国人。这是为什么?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