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关于路内的《慈悲》:秩序的规训与惩罚
  • 关于路内的《慈悲》:秩序的规训与惩罚
  • 时间:2017-10-13

  怎么看待与时代的关系,路内回答说,“我肯定不是局外人。我不是站在外面,不是站在街边,我像是一个不小心闯了红灯、站在路中央观望着这个时代的人……有时候觉得看到的东西很可笑,有时候觉得自己站在那儿也很可笑。”这段话特别有意思。

  不做时代的局外人,而是置身其中,这个观察身份的自我认知在路内的创作中可以得到较为清晰的印证。他的多部长篇小说都与时代和社会有着隐秘的联系,尤其是时间纬度上的契合,堪称路内创作年表的指针。

  到了长篇小说《慈悲》,路内则主动正面时代的社会性主题,即计划经济时代环境裹挟下的普通个人,身处具有强制性和封闭性的国营工厂中,如何被动地处理他与自己、身体、家庭、他者、工厂、社会以及时代的种种关系。工人们通过工厂这一限制性空间联接成共同体。工厂一方面成就工人的工作和生活,另一方面也限制着工人的流动和去向。

  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营工厂,既渗透着国家意志和阶级观念,也弥漫着苯酚腐香的权力意识,还融入了工人作为个体人的基本人性和道德规矩,相互交集,彼此融合,慢慢发酵形成了一整套具有国营工厂特色、有形和无形的规则与秩序。

  哈耶克在他关于秩序原理的论述中,就以“人为制造的秩序”对类似秩序状态进行过命名和分析,其核心要意在于制造者们能够通过制度、惩罚、道德净化等一套强制性机制,来实现审视、约束和控制整个秩序。这套工厂秩序既规训着工人,也惩罚着工人。

  如何适应这套工厂秩序,是每个国营工人工作的内容,是他们大部分的日常生活,也是他们处理上述多种关系的具象表现。路内将普通工人应对工厂秩序的不同方式、遭遇和处境,用私人历史的取材方式,从时代生活中拓了下来。路内选了工厂秩序的两个点:“补助”和“踢阀门”。困难“补助”的申请和发放,与权力相关,怎么申请,发给谁,发多少,与权力相关。要知道在困难时期,十块钱的补助可以让一个家庭免于饥苦。“踢阀门”事小,却可以被冠以“反革命破坏生产罪”的罪名,被人举报就要判坐牢。围绕“踢阀门”的举报、纠察和惩罚则是工厂秩序中最为森严和残酷的内容。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