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孙竞昊︱我们为什么研究历史:为《五七两地书》而作
  • 孙竞昊︱我们为什么研究历史:为《五七两地书》而作
  • 时间:2018-01-11

  朱文蕙14岁时在苏稽女中加入抗日童子军团时所照

  蕙姐妹四人全进了“战时难童保育会”属下的保育院,后又升入流亡中学,衣食、教育免费。山河残败,前线的战士在流血,在牺牲;后方的幼童、少年、青年却可以读书,可以唱歌,可以跳舞,可以谈恋爱。轩和蕙就是在收拢沦陷区学生的国立六中相识、相爱的。在他们青春勃发的老照片里,看到的是纯洁、高贵的眼睛。他们继续着千百年来中国知识精英所享有的特殊地位和待遇。轩后来就读中央大学英文系;蕙进入金陵大学学习植保专业。

  从左至右分别是刘禹轩小学时、初中时照片

  左:朱文蕙在金陵大学照;右:刘禹轩中央大学毕业照

  抗战之后又是内战。终于,这群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带着骄傲和自负,怀着憧憬和抱负,迎接和平,进入新生的国家里,尽管懵懵懂懂。他们曾是群被宠坏的孩子,崇奉精神上、人格上的独立、尊严,依次衍生出家、国、天下情怀。即便后来受到政治运动和社会形势的牵动和遏制,这种情结时隐时现,即便扭曲、消损,却难以湮灭。

  轩毕业后到青岛教书,后来阴差阳错地成为新政权的接管人员,这个“幸运”使得他晚年得以享受离休的待遇。轩在1959年4月9日的日记里,写到他所在小组:“填教养人员登记表。十一个人只我一个是右派,其余都是历史反革命,但如颜振教所说的,右派是现行反革命,有什么可以自认为特殊的呢?”类似地,家父所在的山东人民广播电台1957年的“反右”整肃中,被划为右派的基本上来自解放区,而旧政权的留用人员则大都成了历史反革命。

  新中国成立后,轩和蕙互相鼓励,如广大青年知识分子一样,入党成为思想进步的标尺。蕙来到了青岛,这对年轻的恋人结婚成家,不久就有了一女一子。蕙响应党的号召,在工作上总是选择“下乡去”,痴心于专业;在业务上精益求精,一直持续到生命的终点。轩发挥他的文艺创作才赋,在1956年调入青岛市文联,而这正是“阳谋”引发的大风暴袭来的前夕。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