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西书参赞︱2018文学盘点以及作家为何养猫
  • 西书参赞︱2018文学盘点以及作家为何养猫
  • 时间:2018-01-13

  1969年,卡尔·普罗弗(Carl Proffer)寄了一本布罗茨基的诗集给住在瑞士的纳博科夫。纳太薇拉回信说:“外子很欣赏其诗的隐喻和韵律,但总觉得它们缺少语言训练且用词罗嗦累赘。”布罗茨基本来很仰慕纳博科夫的文字,终于在偶像去世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在一次和所罗门·伏尔科夫的对谈中,他谈到翻译纳博科夫的早期诗作“恶灵”时如此评论:“在我看来,他是个失败的诗人……另外,我觉得,现在我把它译成英语后,这首纳博科夫的诗读上去比俄语原文好了一些,不那么平庸了。”

  《布罗茨基在我们中间》

  普罗弗的寡妻艾兰迪亚·普罗弗·提斯利(Ellendea Proffer Teasley)2015年的回忆录《布罗茨基在我们中间》(Brodsky Among Us)被译成了英文,早在布罗茨基还在苏联时,普罗弗一家就是他的守护天使,1972年布罗茨基移民美国后,更是成了普罗弗家的新成员。普罗弗·提斯利记录了诗人移民的详细过程,如果没有卡尔·普罗弗的帮助,布罗茨基根本来不了美国。卡尔·普罗弗跟那些不情不愿的美国官僚打交道,在密歇根大学为布罗茨基生造了一个职位,将布罗茨基引荐给他认识的所有文坛大佬。他还手把手教会布罗茨基如何在美国独立生活:去银行开户,写支票,买吃的,开车……“这些对他来说挺难的,因为没有妻子或母亲照料生活。”布罗茨基在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待到1981年,普罗弗用自己开的双语出版社出版了七本布罗茨基的俄语诗集。然而当布罗茨基在美国声誉日隆后,他很快学会分辨谁更重要谁不那么重要,普罗弗变得不那么重要了。1984年四十六岁的普罗弗得了癌症,布罗茨基前来探望,但1987年普罗弗·提斯利打算出版丈夫的回忆录时(其中有一章专写布罗茨基),布罗茨基威胁要起诉她。她删掉了那一章,并决定原谅布罗茨基。她出席了布罗茨基的诺贝尔颁奖礼,“看到那个列宁格勒来的红头发青年如今与瑞典王后共舞”令她感慨万千。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