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何欢欢︱东京大学“报销”物语:文具带哆啦A梦图案要自费
  • 何欢欢︱东京大学“报销”物语:文具带哆啦A梦图案要自费
  • 时间:2018-01-13

  【作者按】2014年12月,《文汇学人》连续刊发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蒋寅教授的两篇“吐槽”文:《报销恶梦:看学者如何吐槽科研经费》《走出报销恶梦:再谈科研经费》。经《澎湃新闻》转载后,引起了一线高校教师和研究人员的广泛关注与讨论,更有坊间局外人谓之“大开眼界”。蒋教授在两篇文章中多次以艳羡的口吻提到国外学界尤其是日本的情况,但并未具体谈及日本学者是如何报销的。又到了年末年始一手忙报销一手忙预算的季节,忆起过去两年发生在别人家的流水账,是以记之,供学人品评。

  日本的财政/会计年度是4月1日至来年的3月31日。从幼儿园到大学、自政府至企业,都从4月1日开始计算新的一年。我猜这与大和民族的“樱花情结”有关——在绚烂浪漫的花开花落之季完成新旧更替。只是喜过“洋节”的日本民众似乎唯独不能享受愚人节的幽默,在新年度的第一天总显得拘谨有余而轻松不足。

  2015年4月1日,作为日本学术振兴会外国人特别研究员,我开始了在东京大学文学部的研究工作。此前的2月中旬,申请到了学术振兴会的“特别研究员奖励费”,是日本“科学研究费补助金”的一种,相当于中国的国家社科基金等“纵向”科研经费。由于项目审批、各级拨款等手续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当年4月1日开始的科研经费要到5月下旬才能进入东大的财务系统,所以教授、科研人员都有近两个月的“空头账户”。

  在印度哲学佛教学研究室(“研究室”相当于“系”)办完入职手续后,怀着对经费之“有名无实”的惯性担忧去文学部财务室报到——领取“报销须知”、签署科研经费使用知情书(亦即廉洁承诺书),没想到财务助理连忙先行道歉: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