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李公明︱一周书记:在古典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自由与奴役
  • 李公明︱一周书记:在古典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自由与奴役
  • 时间:2018-01-13

  在第一章“吉本的历史想象”中,作者在开头就指出,《罗马帝国衰亡史》提供的史料信息并不总是准确的,吉本的学术分析结论也没有超越他从其他学者的研究成果中发现的东西,因此今天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并不把它当作一个学术性资源”。那么,鲍尔索克在这篇论文中实际上是试图回答吉本研究中的关键问题:什么是吉本的弱点与伟大之处?为什么《罗马帝国衰亡史》能成为历久不衰的史学巨著?似乎是为了解答这个问题,他很快就引入19世纪德国最伟大的古罗马史专家特奥多尔·蒙森的研究作为对比,从蒙森对吉本的评价和敬畏中提炼和理解吉本的历史整体观——鲍尔索克更愿意称之为“历史想象”。(5页)令19世纪的理查德·瓦格纳夫妇印象深刻的是,吉本对于历史人物的个性的洞察力,以及对于他们的斗争的戏剧化展现,这要归功于吉本的历史想象;20世纪杰出的喜剧作家乔·奥顿也同样对这部著作展示人物与事件的戏剧性特征有深刻印象。对于20世纪的希腊诗人卡瓦菲斯来说,他在自己收藏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上写满带有批判性目光的详细旁注,但是在总体上他非常欣赏作者的历史视野,并从这部史著中发现了诗歌。更有意思的是,20世纪最杰出的罗马史研究专家罗纳德·赛姆也和他的前辈蒙森一样,深受吉本的影响——鲍尔索克说他的视角、历史观和历史想象都是彻头彻尾的吉本风格。(参见6—9页)

  “那么,现在让我们尝试解决这样的问题:是什么让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的历史想象如此特别……?”(9页)在分析了吉本的性格、对自我的认识之后,作者认为在吉本心目中,真正重要的是以一种既使人愉悦又能给人教益的形式呼应时代的需要。因此,吉本对传统学术研究的细节考证缺乏兴趣,他从现代作家而不是古代作家的文本中引用古代材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位批评家以“抄袭”为由对他提出指控。吉本对此作了有力的回应,鲍尔索克一方面承认吉本的治学方法在某种程度上理应受到指责,另一方面则通过文本分析更详实地指出吉本不囿于史料考证而在对人性的深刻认知基础上充分发挥想象力所产生的历史叙事的伟大价值——我的理解是,吉本为历史上的伟大事件和人物的复活提供了合适的舞台与演出的脚本。最后,鲍尔索克回到特奥多尔·蒙森,以这位杰出的罗马史研究学者的一封信件表达对吉本的认识和敬意。(26—27页)蒙森当然非常了解吉本在处理史料方面的缺陷,但是他越到晚年就越认识到那种来自既要尽情发挥历史想象力又要最大限度地保持学术严谨性的内在冲突的紧张感。他在那封信中承认吉本是无与伦比的历史学家,达到了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但是并不回避他研读史料的欠缺。鲍尔索克说,蒙森清楚地知道,如果吉本做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学者通常会做的那种研究,那些伟大的观点很可能永远都不会产生,这正是蒙森在晚年感到困扰的一种悖论。“通过认识吉本的弱点,我们就能够看到他为什么如此伟大。正是这些弱点使得那种强大的想象力得以自由发挥,并创造出构成《罗马帝国衰亡史》的那些无与伦比的人物形象、高妙的戏剧艺术和生动的场景。”比较吉本与蒙森,鲍尔索克的结论是“虽然堪称是现代最伟大的罗马历史学家,但在罗马帝国的历史创作方面,特奥多尔·蒙森完全无望与爱德华·吉本匹敌。”(28页)读到这里,不无感慨的是在学术体制化远甚于蒙森时代的今天,伟大的历史创作更是完全无望。在这里我们不应忘记鲍尔索克自己走的是实证研究一路的,同时也会想起前述哈罗德·布鲁姆给海厄特《古典传统》写的“序言”,这都是使人动容的学术之魂。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