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谢其章︱“唉,唐文标,爱死了张爱玲!”
  • 谢其章︱“唉,唐文标,爱死了张爱玲!”
  • 时间:2018-02-08

  元旦前后,饭局频多,见面的多是不必“久仰,久仰”的熟朋友,只有香港许礼平先生一位“久仰”的生朋友。许先生风趣、儒雅,开场白竟然有一句久违的词,“贫下中农同志们!”一下子亲熟起来,我便胡乱问起《旧日风云》里的疑问,并悄悄问了一句:“为什么同样的中文,我们表述起来总不免学生腔?”本来还想请教许先生对张爱玲和唐文标有何评论,饭桌气氛融洽得不得了,竟滑溜过去了。

  张爱玲“兀自燃烧的句子”多到可以出一本语录。唐文标(1936-1985)的文字不是灼灼其华一路,更像其身份“数学家、诗人、文学评论家、戏剧学家”的杂糅。唐文标这个人,缩小了来说是个学者,放大了来说是个“盗版”者。唐文标是卓有才华的学者,只不过他惹恼和激怒的是张爱玲,因此被放大了无数倍。路见不平,爱莫能助。

  也许是天意吧。唐文标回想:“最初是在香港街头买到励力翻印本《传奇》小说三本,当时一无所知,当传奇小说看完后,书也丢了。”“初次读张爱玲的小说书,还是在香港念中学的日子,在旧书摊拣破烂时买到的,什么‘励力出版社’翻印的翻版书,《传奇》三本一套吧,印刷得很差,但封面像是花花绿绿的三色的,有一个民初流行的女性形象什么的。或者是炭笔,随意挥洒几笔的,有点犯冲色那种土味,但又不像年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印象了。她的小说,对我那时的环境来说,当然是不能明白她在做什么的。现在已经忘干了昔日的瓢饮。”

  如果到此为止画上句号,张爱玲走她天才梦的路,唐文标走他数学家的路,纵使走到地老天荒,二人亦永远不会结怨结恨。尽管张爱玲还是会在1995年9月空死公寓,而唐文标则不至于中寿之年“爱张爱玲爱到赔掉一条命”(季季语)。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