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韩潮︱信天翁与不死鸟:如何阅读《国王的两个身体》
  • 韩潮︱信天翁与不死鸟:如何阅读《国王的两个身体》
  • 时间:2018-02-13

  对一部著述而言,这个回环结构其实是近于完美的,如果这部书就到此为止,或许也足以传世。但大概是五十年代以后对但丁的重读使得康托洛维茨改变了原本的写作计划,于是造成了全书结构上凭空多出来一个全新的主题,也给读者带来了不小的阅读挑战。康托洛维茨的构思和成书过程此前并不为人所了解,至少在2017年康托洛维茨的最新传记出版之前,学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康托洛维茨的运思环节。不过,若干敏感的读者如专治政治神学的卡恩应当排除在外,她早早便曾断言,《国王的两个身体》事实上包含着两个论证:其一是英格兰的世俗宪政的基督论起源问题;其二则是在但丁一章中得到阐发的世俗化的人道宗教问题。

  2017年康托洛维茨的最新传记

  如果不考虑其双重论证,从现有文本的结构上来看,《国王的两个身体》以梅特兰和英格兰宪政为开始的主题最后看上去的确偏离了它的开端。当英格兰宪政问题为发端、其后不断延伸的“二元性”主题蔓延、扩张至“但丁的两个太阳”收束时,一个簇新的问题域却出现了:传统上被布克哈特视为“文艺复兴宣言”的皮科论人类尊严的命题,此时被康托洛维茨界定为仅仅是对但丁的世俗化人性宗教的模仿。《国王的两个身体》正文的最后一句话暗示着一个全新的主题作为全书的结语——这就是“人道宗教”的到来,因为,人开始要为人性本身加冕。

  《弗里德里希二世》

  但丁对于康托洛维茨有着特殊的意义。在早年的《弗里德里希二世》中,但丁就毋宁是这部传记的另一个主角,康托洛维茨在此书中不仅将但丁视作弗里德里希二世与圣弗朗西斯、恺撒帝国与耶稣帝国、鹰与十字架的折中,而且,在他看来,但丁的《帝制论》在现实中的原型就是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国家,《帝制论》三卷所描述的三种世界性力量同时也存在于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国家里。而在五十年代之后,康托洛维茨又开始不断地重读但丁,1954年他着手修订《国王的两个身体》时开设的一个讨论班课程即为“但丁作品中的王权与人类自由”,而直到1963年康托洛维茨去世前的最后一个讨论班课程仍旧是但丁的《帝制论》。我相信,正是对但丁的阅读将康托洛维茨重新带回了政治神学的语境。按照卡恩的看法,康托洛维茨的但丁解读甚至毋宁就是对施密特的回应,通过但丁的政治神学所构想的人类共同体与人性本身的自主,康托洛维茨最终回应了施密特建立在敌友区分基础上的国家神话。

链接:

首 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 页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