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生命中遇到了“问题”,去找谁 >> 对话栏目 >> 我们该如何去对抗这个世界的恶?
  • 我们该如何去对抗这个世界的恶?
  • 时间:2018-04-12

《熔炉》依然是我至今为止看过的最恐怖的电影,不敢再看第二遍。

但是今天,我翻出来看第二遍,是为了整理后拿给你们看,是想告诉更多的人:即使有一天,全世界的恶都与我们为敌,我们该如何去对抗全世界?
 
韩国一个叫雾津的城市,一所聋哑学校新到了一位美术老师姜仁浩,发现了学校的一系列异常。
首先,孩子们对新老师的到来表现得非常紧张。
 

晚上,学校楼道里传来了女孩凄惨的哭喊声,声音来自女厕所,当姜老师要推门进去时,被学校的保安制止了。
 
第二天,姜老师在校长办公室看到当地的警察和校长正在进行交易。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又看到一位朴老师在疯狂殴打一个叫明秀的孩子。说是因为这个孩子半夜带着两名女孩逃跑,才惩罚他的。

晚上离开学校前,姜老师无意发现了宿舍的指导老师把一个叫妍斗的女孩,头按在旋转的洗衣机里虐待。
 
把孩子从指导老师手上救下来送到了医院后,姜老师让当地人权组织的朋友徐友真去帮忙照看。
在与孩子的交谈中,友真发现了孩子被性侵的事。
妍斗和另外一个女孩以及男孩明秀,因为不愿被校长、行政室长和朴老师性侵,想要出逃而遭受毒打。连明秀幼小的弟弟,也遭到了朴老师的性侵,最终自杀身亡。
 
孩子们曾经报过警,但是警察和校长是一伙的,每次出逃他们都被抓回去,接着又是一顿毒打。
得知情况后,姜老师把孩子们保护起来,并用录像机做记录,让孩子们用手语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讲出来。
 
原来当时姜老师在厕所门口听到的女孩哭声就是妍斗发出的。因为校长正在对她实施暴行。
 
另外两个孩子,也在镜头前哭诉了校长等人对他们做过的事。(太多让人恶心的镜头了,我就不截图了)
姜老师和友真去政府机关举报,但无奈官官勾结,相互推诿、包庇罪犯。警察、教育厅、市政厅均不受理,多方举报无果。
 
最终通过媒体曝光,才将校长们拘捕,告上法庭。
 
善恶在法庭上进行正面交锋。
因为韩国有“前官礼遇”的传统,会帮卸任法官当律师的人,打赢他的第一次官司。校长们找到了刚从法官职位退下来的律师给他们做辩护。
法庭上,孩子们用手语讲述着校长们对自己做过的事,但校长们却满口仁义道德,申称自己无辜。还找来保安等人做伪证。
 
法庭外,校长们开始运作,姜老师被恩师邀请吃饭,却看到恩师与被告律师坐在一起。被告律师给姜老师一笔钱,要求他撤诉,说会送妍斗等孩子出国留学,还为他在首尔的学校安排了一个好职位。
 
姜老师谢绝了他们的好意,离开饭厅用手砸向车窗,他愤怒于自己的无能,愤怒于这个世界的权钱为什么会掌握在这群人渣手里。
 
后来校方又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孩子们的监护人同意撤诉。
明秀的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和人跑了,从小由奶奶抚养。校方找到明秀的奶奶,用钱做交换,说服她庭外和解,这笔钱对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奶奶签字同意了。
 
妍斗突然回忆起校长办公室有录像,可能有性侵被视频记录的证据。于是姜老师和友真偷偷潜入校长办公室,偷出了录像带,交给检察官。
根据录像带里的时间显示,推断当时被侵害女孩的年龄不满13岁,因此,检察官说即使家长同意庭外和解,也会追究校长的法律责任。并说自己会将录像带交给法官。
 
但是再次开庭时,检察官却没有将录像带交给法官,原来检查官也被收买了。
判决下来了,三个被告人被判决6到8个月有期徒刑,缓期执行1到2年。群情激愤。孩子们看着这一切,默默地留下眼泪。
 
一个晚上,明秀在朴老师回家的路上,拿刀刺向朴老师的腹部,并将朴老师压在铁轨上,等待过往的火车将两人一同碾死。
 
明秀死后,姜老师将灵堂设在了法院门口。一群聋哑人和他们一道在法院外示威,而全副武装的警察却暴力镇压了这群示威的群众。
 
捧着明秀遗照的姜老师,被警察制服扑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一年之后,回到首尔的姜老师收到友真的来信,信中告诉他,他们的上诉被驳回了,事情依然没得到解决,但是却多了一群关注这些孩子的好心人。孩子们通过治疗也比从前更开朗了。
 
电影的最后出现了这段话。
 
你以为这个很残酷了吗?不,现实比这个更残酷。

电影取材于2000年左右发生在韩国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学生被性侵的真实事件。这场针对聋哑儿的性侵从2000开始,长达五年,受害者多达30人,最小的只有7岁,而犯罪者包含校长、教务长在内的14人。
两位主要为孩子奔走呼救的人士,一位是律师,一位是医生。在抗争的过程中,即使找到了最有力的证据,但也没有让犯罪者受到应有的惩罚,甚至一些人只受到轻微的处罚就重返教师岗位。
后来,律师患癌症去世,医生继续抗诉却走投无路,最后只能以自杀的方式换取公众的注意,并在自杀前留下几万字的遗书,把事件详细的叙述了一遍,在网上传播开,才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作家孔泳枝在网上看到新闻,决定前往光州实地考察,在与受害学生的采访相处后,她将该事件改编为小说。
正在服兵役的演员孔侑看到了小说,被书中描述的情形震惊,他开始想,作为一名演员,可以做什么?
 
答案不言而喻:拍电影。
孔侑在军中就致电经纪人,求他托人征求作者孔枝泳的意见,希望将小说搬上银幕。等兵役结束后,就开始四处奔波筹备此电影。
 
受邀拍摄此片的导演黄东赫最先并不愿接拍,犹豫了一个月,直到看到小说里引用的一段新闻描述:“当手语翻译宣布刑期将被缓期执行时,被侵害者聋哑孩子们沉闷含混的哭声,顿时充斥了整个法庭。”被深深触动,最终决定执导。
后续情况:
2011年9月
电影《熔炉》上映。
网络出现要求重启调查百万人签名活动。
 
《熔炉》上映第6天。
光州警方组成专案小组重新侦办此案。
 
《熔炉》上映第37天。
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压倒性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炉法”。法案规定:性侵女身障者、不满13岁幼童,最重可处无期徒刑;废除公诉期。加害者如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新法于2012年7月实施。
 
《熔炉》下映后一个月。
光州私立听障学校被取消社会福祉许可证,学校被关闭,由光州政府接管,缴回韩币57亿元法人财产,用于身障者福利基金,并成立国立特殊学校,预计2013年开学。

很多人在问,为什么中国不能拍出这样的电影?为什么中国没有孔侑?没有孔泳枝?
也许你在等待,等待一个像孔侑一样的人出现,等待高层从上而下的制度改革。
也许你会说,我们一介草民,人言轻微,无法推动制度的改革和完善。
制度是我们共同制定的,你不为此发声,就是在默许犯罪的发生。
如果你是幼儿园管理者,我们期待你规范健全幼儿园管理制度;
如果你是幼儿园教师,我们期待你贡献科学的教育方式;
如果你是律师,我们期待你推动儿童保护相关法律和制度的完善及普及;
如果你是妈妈,我们希望你做好儿童的自我保护教育,尤其是性教育;
如果你是心理咨询师,我们希望你好好治疗这些受过创伤的人。
你知道心理咨询和治疗辛辛苦苦治好一个人有多难吗,但是他们就可以轻轻松松毁掉一批人!想到这里就生气。
在幼教生态链上的任何一环,任何一个人先站出来发声,都可能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不害怕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害怕的是,之后,这样的事源源不绝的发生,而我们一直无法从制度上进行完善和规避。

昨晚在一个群里发了段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相关视频,早上起来收到了这样一条“阴谋论”的回复。
 

看到这样的质疑我非常非常生气,对于幼儿保护,宁愿有罪推论也不姑息作恶。
再遇到这样的声音,我依然会毫不留情的diss回去,管你是谁。
这个社会有很多不公,恶行。我们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世界,有美好也有丑陋,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细菌滋生。但是,我们能不能做点什么,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
我看到微博上的朋友说,我们转发起来,让新闻的热度不要减,我看到知乎上有人在说,今天感恩节美股休市算他们运气好,等到明天,大家一起来做空红黄蓝美股。
也许我们弱小,无能,微不足道,也许我们是以卵击石。
但是,制度不能自下而上推动?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借用艾玛·沃特森的一句话:
" If not me, who?  If not now, when? "
如果不是我,那会是谁?
如果不是现在,那是什么时候?

还有我的老妈,连我名字的“梁”字都会打错的老妈,今天的转发,真的让我so proud of u.
 
作者简介:梁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专栏作者。

链接: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