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在文学的门里和门外
  • 在文学的门里和门外
  • 时间:2018-10-11

缪俊杰先生的新书《西游漫记》洋洋洒洒47万字,书脊就有1寸高,看起来真是一块砖头了。可是翻开,读起来却不困难,你跟着他的足迹走,日本、德国、泰国、美国、欧洲诸国、朝鲜、埃及……不费太大力气,就兴趣盎然地把半个世界周游了一遍。

  感到很满足。感到很过瘾。感到很有收获。

  合上书,我思索:魅力在哪儿?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新时期文学正是繁花一片盛景,我被分配在光明日报“文学评论”专刊做过一年评论编辑。缪俊杰的名字就是那时进入我的视野的,当时他已是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他的评论文章这儿那儿不时出现。在后来20多年的年月里,由于工作关系,我与缪公相识了,进而熟识了,又进而走近了。2008年,我还跟“中国名家看定南采风团”到他的家乡江西省定南县采风,到了他的中学母校,到他的家里做客,见到他已经90多岁依然健朗的老母亲。那一趟定南之行,使我了解到,缪公出身贫苦农家,完全是靠了个人的顽韧努力,逐渐成长为著名评论家,成为家乡里人人仰慕的京城名人。但缪公却从不摆名人架子,始终如一地低调做人,并尽心竭力地为家乡谋福祉。他还捐献出自己的3万多册藏书,为定南建起了一座文化书院,受到地方父母官和乡人的一致称赞。从定南回来,我们大家都写了散文,我这时才惊奇地发现,缪公的散文也写得很有功力。我原来以为,缪俊杰只是一位单纯的评论家,却不料这二三十年来,他其实也写了大量的散文作品,这部《西游漫记》只是其中的游览海外部分。

  缪公散文的魅力,我感到,有一个特点非常突出,即背景丰厚,思想性很强。新闻记者的有素训练,使他无论写到哪儿,都首先把大的国际政治背景、大的历史文化背景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之后,再进行情节和细节的描述。这样写的好处是:从空中俯瞰地面,格局大,胸襟大,吞吐量大,社会容量大,水肥草丰,牛强马壮。以前尝有文学界人士批评吾散文的缺点,说是“行文中夹杂着新闻笔法,削弱了文学性”,对此我深信不疑,还建立起一种牢固的观念,以为新闻笔法一定是伤害散文的弊端。可是今读缪公散文,却似一面镜子,照出了新闻掞入散文的优势,你看他写美、德、法、日、俄……写马克思、哥德、贝多芬、斯诺、鲁迅……写华尔街、柏林墙、佛罗伦萨、巴黎圣母院、法老金字塔……每篇的大背景都尽可能详写不略,给读者建造了便利的阅读平台,既增加了理性的知识,也收获了感性的沁润。这其实是把新闻的优点带给了散文。从这个层面上说,我觉得自己不仅看到了“评论家+散文家”的缪俊杰,也看到了“散文家+资深记者”的缪俊杰,三者相加,就给缪公的文章加了分。可否这样说:“宽阔的文学语言=评论语言+散文语言+新闻语言+N语言”。只要能实现得恰切,表达得漂亮,天下滔滔,万物皆可入我胸怀。而不容否认的是,有些文章,哪怕题材很大,但光是运用单纯的文学手段,抒一己之情怀,未免会伤之狭窄,呈现出淡白和孱弱的病相。文学即人学,也即人类学、社会学,如果缺失了厚重的政治、经济、人文、历史的大背景,而只是个人的感悟,那么即使文字再美、技巧再炫,也难以写出时代思想和人心的纵深性。

  仔细分析本书文章的结构特点,也可使上述观点得到佐证。缪公所有文章,无一例外都并不看重结构,他只是跟着时间,循着事情发生的顺序,一一忠实地记录下来。若按照旅游散文“到此一游”的大忌,是非失败不可的。可是,为什么它们还能让人读得津津有味呢?我想来想去,还是与“丰厚”二字有关。评论家的深刻思想,记者的敏锐发现,使这些散文呈现出了纯文学散文所没有的“政治家”的高度。循着他的笔迹,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文字、结构、情节、细节等等这些文学因子,还有多元政治、世界格局、民族文化、世道人心、时代走向等等更广、更宽、更厚、更阔、更深的诸种因素散文也是发展的,很难说散文不应吸纳这些因素,凡是我们生活中所具有的、凡是我们经历过的和正在体验中的,能把它们统统推到文学大门之外去吗?

  长时间以来,在人们的普遍认识中,重文学以为是庙堂社稷,轻新闻视之若浮云神马,从来都是新闻臣服于文学之下,从未听说过文学要向新闻学习什么。现在,缪俊杰先生的这本《西游漫记》,给了我新的启示有很多基本问题,应该重新思考则个。

链接: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