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蛙声浩荡 鸣出世情
  • 蛙声浩荡 鸣出世情
  • 时间:2018-12-04
拿在手中的这本书,红色的底面,一个土黄色的泥娃娃在其上,笑逐颜开,这就是莫言酝酿十载、三易其稿、内容触及国人灵魂的长篇小说《蛙》。
 
  《蛙》叙说的是一个从事妇产科工作五十多年的乡村赤脚医生“姑姑”万心的人生经历,反映了新中国近六十年波澜起伏的农村生育史,描述国家为控制人口剧烈增长,实施计划生育国策所走过的艰巨而复杂的历史过程,并成功塑造了一个鲜明生动、力主执行国策、感人肺腑的妇产科医生形象。
 
  计划生育这一国策,谁也不能怀疑其正确性。然而,生育繁衍,人类这一最伟大、平常、神秘、原始的行为,突然用计划生育坚硬的“外壳”来束缚,自然会招致反弹,于是,政策的执行与被执行,使人与人之间产生了各种矛盾,并互相碰撞。在《蛙》声浩荡里,莫言巧妙地借助矛盾冲突,揭示了复杂的人性世情,并剖析了当代知识分子的卑微灵魂。
 
  书中的主要人物“姑姑”为阻止超生的孩子出生,想尽一切办法:动用推土机强行推倒邻居的房子,在村子里布下眼线围追堵截怀着黑孩儿的孕妇……而那些誓死要生下孩子的孕妇的做法,更超乎人们的想像:有的在地窖里一藏就是十天半月;有的趁无人看守,从船上跳到河里,以怀胎八月的身体,在水里一游就是数百米;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像“我”的“前妻”。
 
  在小说里,莫言专注描写人物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过程中,由矛盾冲撞所产生的心灵忏悔与灵魂悸动。特别是“姑姑”,忠实执行党的计划生育政策,面对一些村民对政策的不理解和抵触,豁出命来,她说:“我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姑姑”处事果断麻利,铁面无私,被人称为“活阎王”。但是,退休之后,随着环境、思想的变化,姑姑的生育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她心里产生了忏悔感与赎罪感。她把那些“被流产”的婴儿描述给丈夫——一个民间泥塑艺人,通过丈夫的手,把那些因为她而未能来到世间的婴儿捏成泥娃娃,以此祈愿赎罪,此后,对超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莫言特别细致地描写了“姑姑”这个灰色人物的灰色心理,这一切,昭示了人性的复杂,彰显了作品的厚度。同时,书中对心灵的战栗、回望生命时的悲悯和思索的描写,都让人唏嘘流泪。
 
  莫言的作品,一直凭汪洋恣肆、天马行空的语言风格及诡异奇变的魔幻色彩,备受人们喜爱。然而,莫言表示:作家重复自己就是一种可耻的抄袭。他不断创新,包括这部以计划生育为题材的长篇力作《蛙》。这部小说,形式上由书信、随信材料及结尾处的荒诞话剧组成,三个文体,构成三重叙事结构;语言上,莫言一改以前一泻千里的恣肆风格,用谦卑、平和的语气,剖析“罪人的自己,卑微的灵魂”,回归朴素与自然,令人耳目一新。
 
  这部小说把畸人、梦魇、传说、幻觉、异事“搅拌”在一起,营造了一个瑰丽的文学世界,重在对人性做深刻剖析。莫言,这位“裤管沾满黄泥,头上顶着高粱花子”、来自山东高密的“老农”作家,历来擅长把笔触伸向悲苦的乡间,描写其不幸与悲凉,并丝丝入扣地挖掘人性中的“真善美”、“假丑恶”,小说中蕴含的“大悲悯”情怀,值得一看。

链接: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