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吴云艳静心屋 >> Discovering · 零极限文化之旅 >> 【我的精彩:生命在说什么?】
  • 【我的精彩:生命在说什么?】
  • 时间:2014-08-03 | 作者:佚名

生命在说什么?

在我的前半生,似乎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想当然的,生命是一个理所应当的就该属于我的东西。我理所应当就是我这个生命的主人。我对我的生命做什么那是我自己的事和别人没有关系。别人没有资格对我的生命说三道四,如果说了我想听我就听我不想起那你们说的我就当一阵风。我都不能为自己的生命做主了,那谁能做主?记得大学里对但丁的那句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特有感觉,那句话特给我坚持我行我素的勇气,也清除了我不想听取别人不入耳的意见时的心理障碍。生命就像我们每天的空气、阳光一样,我可以予取予夺,似乎没有人可以拿走我这个权力!其实也知道,死亡可以拿走我的权力;但是死亡离我太遥远,太模糊;死亡在我漫长的似乎还远远消耗不完的岁月里,它只是概念,只是一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概念。

我也看到父母在老;也看到皱纹是怎么一条一条爬到了父亲母亲的脸上;也看到了父母的身体一天天变得萎缩。我同样看到了父亲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以后的无价值感;看到了他期待我们儿女的陪伴但是不敢说而暗地里郁郁寡欢;我也看到了父亲心中最大的价值是儿女是家人的天伦之乐,他繁忙的儿女满足不了他的渴望,而他又没有找到可以替代的价值感,于是他经常在电脑前玩扑克牌打发时光。甚至,我闻到了父亲面对衰老,面对岁月无多内心的纠结、恐惧,以及不时地化作一声声无奈而悠长的长叹但是所有这些我在与父亲短暂相聚的日子里,零散捕捉到的感觉,都仿佛我走在路上不时拂面的一阵风,风力大一点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冷,于是我缩进肩膀,裹紧衣服,就过去了。没有去解读这阵风对我意味着什么?

然而,生命和死亡不是一阵风,吹过了就过去了。当我反复对风儿的警示不介意的时候,那一天,毫无警示的,大风突然猛烈地吹来,还容不得你反应,容不得你锁好门,关好窗,那一阵飓风,迅雷不及掩耳地掀翻了你的屋子,把你安生立命的房子吹得无影无踪

父亲的生命突然逝去就是这样。

才十多天,一个生命就在我面前逝去。

我们无能为力。

做什么都晚了。因为那阵大风就是奔着你的命来的。它把死亡送到你的面前,看你还敢忽略!看你还敢漠视!看你还不直面死亡!

可,那是我父亲的命啊!

如果老天是要用这种方式教我懂得生命,直面生命,这种教法是不是太残酷?!

但是这种残酷它起了作用!

我人生中第一次流着泪,定定地望着生命二字。我问:生命,你到底要说什么?

然后回首我的生命,回放我过往生命的旅程,我第一次问自己:我的生命,她要说什么?

我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视觉看过我的生命。在过去里,我的生命我是主角。我想要她是什么,她就是什么!于是,在我精彩丰富的生命里,我快乐着我的快乐,幸福着我的幸福,痛苦着我的痛苦,悲伤着我的悲伤,失落者我的失落,纠结着我的纠结阳光从来没有吝啬洒在我的身上。即便偶尔遭遇风雨,大地母亲总是很快在小小地惩戒我之后,给我更多的阳光温暖雨露滋润。她奖励我的付出,回报我的渴望,她让我付出就有所得。她在生命中,每当我遭遇被关上一扇门,她马上仁慈地为我打开一扇窗。和我为大地宇宙的付出相比,大地宇宙对我的付出完全是慈母般的全然和无私。

我所谓的一些成就和成功真的是我努力的结果吗?过去,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我不写出这二百万字的书稿,怎么会有我今天出版12本畅销书的成就?但是今天我会说不全然是我的努力,更有我一路遇上的贵人的认知和帮助,有天杰地灵的宇宙带给我对世界敏锐的感悟以及写作的灵感,还有宇宙在我付出以后总是加倍回报我的运气。

难道不是吗?中国写作的人千千万万,文学创作的路是一条在思想的崎岖小路上艰辛耕耘的路,我一个没有任何文学专业背景以及文学写作经验的人,如果不是在二十年前的火车上遇到著名编辑胡容老师,没有她说的那一句话你的艺术感觉很好,你去写,你一定会成功,我不会走向陌生的文学道路。正是因为她的导引,我又遇到了北京出版社的编辑丁宁,随后出版了《洋行里的中国雇员》。随后认识了著名的出版人安波舜。虽然最终我没有选择在他们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浮沉商海》,但是我至今还记得当时我没有写过长篇小说,甚至连开头结尾谋篇都不太懂。安波舜飞来北京两次,在宾馆指导我小说写作的技巧。后来《浮沉商海》在作家出版社一个编辑室遭遇退稿。当我找到另一个编辑室当时的主任后来的副总编潘宪立时,他没有顾忌同僚关系,技巧地让一个病休多年在家的老编辑看稿子,确认稿件可以出版以后,作家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这本书出版后的1998年,我成为了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我的《局中局——中国外企官场透视》也是在遭遇两三个权威出版社退稿以后,我的朋友张桦把稿件推荐给中国青年出版社社长。当时中青社图书中心主任冈宁做了我的责任编辑。这本40多万字的大部头,写得是人们陌生的跨国公司的财务政治。那几个出版社都担心题材是否能被读者接受,销量是否能上去而不敢出版。正是冈宁编辑,用他专业的敏锐发现了这本书的题材价值和市场潜力。记得他逼我想了一个月想破了脑袋,才把原名《漂浮在摩卡上的甲骨文》改成了今天的《局中局——中国外企官场众生相》。后来外企集团的一个副总裁发了个短信给我中国外企政治透视,我顺手把短信转发冈宁编辑。让我感动的是,当时他封面的胶片都出来了,为了透视二字,他重新做胶片,于是成了今天的《局中局——中国外企官场透视》。记得当时他还开玩笑说:小吴,印8000册啊!如果你的书卖不出去,我今天的奖金就完了!结果书出版一个月后上了全2008年全国图书订货会。一两个月后就加印了。那一年左右时间,这本大部头一共印刷了4次。这在小说市场比较低迷的情况下已经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了。这本书因此成为职场畅销书。

同样,两年前我开始进入陌生的生命静心领域研究的时候,我偶遇当时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的宋社长,在他的建议和鼓励下,我第一次写丛书,出版了《零极限健康静心系列丛书》六本。因为新闻总署对养生书市场的规范,有关中医养生的书籍出版需要专业审核。时代社不能再继续出版。于是为了出版我已经写好的另外两三本书,我网上搜索专业出版社,认识了人民卫生出版社科普中心的张苇主任。在张苇主任以及陈敏编辑的支持和鼓励下,我这个非医学专家背景的作家在人民卫生出版社这个权威专业的医学出版社出版了我的专著《静心·健康》。这本书对我的创作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实现了从一个商界作家成为一个心灵作家的转型。紧接着新认识的华夏出版社的资深主任田红梅又支持着我完成并出版了我第一本身心合一的书籍《和谐静心身心灵》。以及继续支持我完成《职业禅》《爱情禅》以及本书《生命禅》的写作。

流水账一般地回溯了我的作家历程的目的,就想表达一种对生命的感恩,对参与塑造我生命中成功的人们的感恩,以及对给予我自然的养分和给予我运气的宇宙的感恩。

在静心中懂得放下我字后,才发现我是永远不可能脱离关系而存在的。我与我的身体我的心灵的关系,我与爱人、家人、朋友、同事乃至偶遇的陌生人的关系,我与社会的关系,我与自然宇宙的关系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历程就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关系的融合或纠结,接受或对抗,协调或矛盾等种种辩证关系组成的。这些关系的和谐与否,构建了我们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生命的和谐,以及幸福指数的高低。

人的生命又是由很多个生命体组成的,肉体的生命体,精神的生命体,事业的生命体,家庭的生命体,社会关系的生命体等等当你把你生命中的重要部分的截面分开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生命体本身是相对独立的;但是你同时发现,这些生命体的有机组合,才真正形成了你生命的完整。这些生命体的融合程度和你的生命二字的意义是密不可分的。这些生命体之间是相互融合、相互链接、相互依存的关系;哪个生命体经营的不够完善或者出现了残缺,你的生命就失去了某种程度的完整,就会造成生命的缺憾。

于是生命哲学里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课题:如何面对缺憾?

这是一个古老悠长的话题。一个古今中外男女老少以及地球每一处的文化艺术都在讴歌的话题。《断臂的维纳斯》便是通过缺憾表达美的绝版。后世的雕刻家们在竞相制作复原双臂的复制品后,都为有一种画蛇添足感觉而叹息。正是这残缺的断臂似乎更能诱发出人们的美好想象,增强了人们的欣赏趣味。米洛斯的维纳斯,为了秀丽迷人必须失去双臂。使人不能不感到这座丧失了双臂的雕像中,人们称为美术作品生命的、同创作者没有关系的某些东西正出神入化地烘托着作品的生命。

我认为,生命中的缺憾就是这种出神入化的东西。

而这种东西一直为人类人性弱点所不容。因为人都希望完美。然而对完美的定义人却又是基于自我价值观认知的定义。人在认知里确定了自己完美的定义后,就开始确定为完美而奋斗的目标。因此开始了一生为了追求完美却时常遭遇不完美,甚至造化弄人一生,把你渴望的完美的目标变成缺憾的结果。

这时候,生命在说什么?

生命要让人们接受缺憾。

你接受了,你的生命的缺憾因为你的接受有了精神生命的完美,身心合一的完美;你可以在追求完美过程中欣赏缺憾的完美;

你没有接受,宇宙就让你饱受你拒绝缺憾的苦,让你的精神长久地遭受不能忍受缺憾的痛苦。你的生命因为不能接纳缺憾而让你生命缺憾的缺口更加扩大;让你一个生命组成体的缺憾,衍生到其他生命组成体的缺憾;最后临终前可能还因为你没有接纳一生的缺憾而死不瞑目。按佛家轮回的观点,你还将把这个缺憾带到你的下一世继续受苦。

也许有些残酷,但是命运的确在用缺憾和残缺,在告诉你生命在说什么?

链接:www.ljxlife.com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