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会 >> 零极限读书会 >> 第一期读书会 >> 文章 >> 此地是,台儿庄
  • 此地是,台儿庄
  • 时间:2019-03-08

想去台儿庄,是从很久以前就期待着了。初中时候,爸妈去旅游回来,我从包里翻出一张台儿庄的游览地图。从那开始,奇特的船型街、河两岸的红灯笼,就一直在脑海让我魂牵梦萦。假日稍有闲暇,正考虑找个地方旅行一番,我突然福至心灵,三个字浮现在脑海:台儿庄!

  赶个大早去车站坐车去临沂,再驱车前往枣庄,从枣庄城区坐BRT到了台儿庄区,最后打的到达。几个小时的辗转,我终于到了这号称“天下第一庄”的台儿庄古镇。城门很高,远远地就能看到乾隆御书的“天下第一庄”的牌匾。城墙根有条宽阔的护城河,青绿色的河水深不见底。城墙之高大,青砖切合严谨整齐,威严之感如一只发现猎物的猛狮,扑面袭来。

  困于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实在疲惫不堪,意欲先到酒店歇歇脚。从高大气派的西门进入,一路向东。因我在网上订的宾馆位于几乎是东头,所以需要穿过整个古城。一路上未做停歇,所有景色都是匆匆一瞥。但就是这一瞥,足让我惊叹不已。古色古香的青砖绿瓦,石头铺就的小路,有柳有竹,一条浅浅的沟渠伴路而行,中有几尾的各色锦鲤懒洋洋地游来游去。庭院、拱桥、细流俱全。虽冒着冬日寒风,却让人有种置身江南的错觉。由于是冬日淡季,游人不多,好像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漫步在清末民初的时光里。

  一座木桥钩起河岸两侧木楼,灯笼高照,鳞次栉比,映得窄巷中河面波光粼粼,横向望过去,著名的连一线在此连珠成串,再举头上下凝视,若有小船摇过,有月光的清辉撒下来的时刻,便有了一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奇幻意境。  没有地图,一路向东。穿过几条小巷,爬过几座石桥。说实话我其实挺享受迷失的感觉的,不然也不会走丢在周庄、走丢在世博会、走丢在天安门、走丢在姥姥屋后的山上。当你没有方向地前行时,对前方的路没有任何预料,你所遇见的一切都似乎变成一种意外的奖赏。就这样想着,不知觉果真走进一条死路。不管怎么说,看到了只有此处才有的景色不是吗?沿着河边走廊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灰尘满布的窗子有字,是用手指书写。走近一瞧,皆为“不要往前走”“前方死路”“前面无路”之类的,看来误入歧途的人可远不止我一个呀,想到有这么多人走入死路,为了不让后来人重蹈覆辙而标记在窗子上,但后人们没有看到而继续走入死路,出来时也在窗子上留下印记。这样不断积累竟写满了三扇窗子,觉得就十分有趣味。  亦使后来人复笑后来人呀。

  “台儿庄是世界的四分之一。”身为台儿庄本地人的店员不无骄傲地说。

  “什么?”

  “啊,准确地说是四大最传奇的古城之一。另外三座分别是华沙、庞贝和丽江。”她告诉我,后两者是因为自热灾害而闻名于世。火山永恒了庞贝,地震重生了丽江。华沙和台儿庄则是因为人类自相残杀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华沙幸运,人们根据战前艺术学校的学生画下的图纸完全地重建了一座一模一样的城市。但台儿庄不然,士兵献出身命保卫她,战役确凿无疑地胜利了,但台儿庄也没了。多年以后,人们根据残存下来的遗迹和老人们的记忆,艰难地重现了当时的辉煌。是的,这里真正属于当时的建筑所剩无几,只有大运河见证着台儿庄几代人的血泪,几百年来的兴衰。把被战争碾碎的古城复原至此,这般繁华,台儿庄人有理由骄傲。

  不知觉间,暮色四合。素以夜景著称的,这世界的四分之一,热闹了起来。

(文/东北林业大学 李凯祺)

链接:

    我要评论
    共有人点击,评论[点击查看]
欢迎你, | 退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